君子坦蕩蕩

無迴響

LN6A8303.jpg

娜娜米在小明出差回家後的那一晚尿床

不偏不倚的 就尿在我跟小明中間

貓尿床跟人不一樣 人是在失去或尚未擁有自制力的時候尿床

而健康的貓 在沙盆以外的地方如廁 多半是有意圖的

雖然她尿床的意圖 至今仍須猜測

不過或多或少 她此次的意圖應該是為了要表明 那塊地方是屬於她的

尿完床之後 她依舊大搖大擺的睡在我身邊

 

我對她的坦蕩 萌生了一種敬意 一種發自內心難以責備的敬意

貓的確跟人不一樣

對於自己犯下的事 不需要藉口

我極端厭惡所有為了掩蓋自己過錯的藉口

更加厭惡 為了掩蓋自己過錯 而把責任推向他人的行為

我把這樣的行為 視為一種無恥

所以我愛貓成痴 他們的坦蕩 是人類缺乏的

在我建構的劇本裡 關於娜娜米的尿床 應該是這樣一個邏輯

在小明出差的日子裡 我身邊那塊本來屬於小明的地方 被娜娜米接收了

而小明返家睡在自己床上的行為 被娜娜米視為一種侵佔

面對小明的侵佔 娜娜米在那塊本屬於自己的地方 尿了尿 用以宣示 那是本喵的地盤

這邏輯有點像 本來被湊成一對的男女

某日出現了第三者

人類的做法是 怪東怪西怪別人 就是不怪自己

貓不同 貓則是大搖大擺的尿了床

比起人類的無恥 我更喜歡尿了床大搖大擺的睡在我身邊的娜娜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